我的小食間

關於部落格
「覺得東西好吃是一件好事,就像是活著的一種證據一樣」
  • 107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被記得的方式。

「他被誰愛過、被誰愛過,做過什麼事情受人感謝嗎?」美汐的哥哥靜人,每抵達一處曾有人於此身故的地點,就會像這樣詢問周遭是否有人記得死者生前,因此常被當成是腦筋有問題,尤其靜人毫不在意造成的死亡的原因,就算是可疑的命案現場也照樣前往留連,於是被警察懷疑或留置也是難免的吧。
 
小說《陌生的憑弔者》裡的靜人流浪全國各地悼念陌生死者已達五年,當受到不懷好意的質疑時,「我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自我滿足在做這件事...妨礙到你了嗎?」一句話就能使不相干的路人噤聲。但靜人沒想到他無止盡的自我滿足之旅確實造成了妨礙,而且還是妨礙了與他切身相關的親人,妹妹美汐論及婚嫁的男友就是以哥哥疑似是精神有問題的流浪漢背景很可疑搞不好是騙子,而堂而皇之地甩掉了交往兩年的未婚妻。
 
好啦當然這只是毀婚的藉口罷了,人啊如果會提出分手的要求,除了不愛你(妳)了就覺得很煩啊巴不得對方快快滾遠一點,還可能是別的原因嗎別傻了,會給出一個什麼「理由」都只是給自己拉來下台階而已啦。
 
「快畢業了啊,等拿到學位,就會離開這裡了啊,所以我會先跟她分手...」與知己小姐碰面似乎免不了又要聊到當初促使我們兩個認識的那個遠居於牲畜比人多國的舊人。我這邊的話斷得很乾淨真是很久沒連絡了啦,消息全是知己小姐主動提供,據說兩人偶爾還是會在MSN上遇到吧,熱愛分享人生觀與感情的舊人積習難改地向知己小姐透露了近期的新領悟,大方表示又打算甩開另一個為他飛往南半球的女人。
 
「話說這麼些年來我玩夠了,也因此體會感情不是我生命裡最重要的事情。」男人的嘴上說著接下來將以事業為重,但以他的知己小姐與我對他的了解,當然很明白那個傢伙沒說的只是「不好意思關於這段本人已經生膩了好嗎!」,所謂的事業不過是另一位汐子哥哥,都是理由藉口與下台階。
 
前陣子和好友聊天,並聽她說到之前受到的傷害與反省時,「喂喂不可以寫喔跟妳說的這些不可以寫出來喔!」她一面說著心裡話還不忘扮起晚娘面孔再三告誡我。
 
「可是我又不會洩漏妳的身份。」我說我出過包所以學聰明了啦已經很懂如何變造身份以保護當事人,但好友無論如何都不允許我寫曾經她喜歡的那隻也不照照鏡子想想自己是禿頭滯銷貨還好意思跩得二五八萬不理不睬地令好友感到很受傷的種種。我問為什麼不可以罵,喔不,我是好奇為什麼不能持平地討論被甩的這件事啊,好歹人家我也是讀書人嘛(是嗎?)才不會沒禮貌嗆他幹嘛不回家照鏡子(明明嗆了)?
 
好友就說是不想讓對方誤以為竟然她直到最近還會說到他,是因為對他的念念不忘。
 
「呃...」本來我還覺得好友想太多了吧,都過了這麼久,誰有那個閒功夫總是緬懷過去啊!老記掛著不愛你的人不啻是浪費時間罷了,不如來讀我寫的東西也算對知識的傳遞有點貢獻是吧(?)。然而後來聽著知己小姐轉述發生在遙遠的遙遠的南半球的人生,甚至還說到想在背上刺棵樹的願望,我實在很難不想起好友說過的念念不忘。
 
「其實妳還是喜歡他吧?」雖然知己小姐好幾次嘴硬的說想套他話,想問他什麼問題看他會怎麼回答啊就想看那麼會說謊的他到底將怎麼回答?還講到我耶,說是一度想故意反問他我的事什麼的,害我小抖一下,想說與我何干啊八百年沒連繫了而且我也覺得能不帶怨恨地脫身很幸運啊還是饒了我吧。
 
不過固然我是陌生人了,但仍然好奇他想法的知己小姐顯然依舊扮演著知己的角色啊,追究,就是一種拐彎抹角的愛與想念啊不是?
 
想把樹的圖案背在身上,難道不是因為你們曾經自比是樹和風,或者妳是樹洞,無止盡收納他秘密的樹洞?
 
也許我該在當下問她的,但終究我沒有問,因為啊本人對於「他被誰愛過、被誰愛過,做過什麼事情受人感謝嗎?」是半點沒興趣了呀真的不必再告訴我任何有關他了感謝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