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食間

關於部落格
「覺得東西好吃是一件好事,就像是活著的一種證據一樣」
  • 107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城市裡的咖啡館。

在雜誌上讀到內地人氣小說家韓寒的訪問,聊到對於正當熱頭上的上海的看法?「上海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電影導演沒有,作家沒有,藝術家也沒有,基本上都沒有,就這麼一個城市。」他說。我想這番話或可引申為,城市固然光鮮華美,燦爛繽紛全年無休,但本質上總是脫離不了一種凡事都在可預測範圍之內的無聊。

好啦這或許只是我的偏見,無關韓寒,不過我是真覺得城市沒什麼意思嘛。所以即使間隔四年才好不容易有機會南下本地第二大城,行程與行程之間又明明夾帶有兩三小時空檔足夠到鄰近景點做個簡單的參訪,我還是頭也不回地筆直衝進由倉庫改建而成的咖啡館。

然而此舉也不是因為對於咖啡館懷抱某種羅曼蒂克的想像,我的品味沒有,偏好沒有,熱衷也沒有,之所以早早就一屁股坐下呀,只是因為天氣熱啊老人家我懶得晃去別的地方了真抱歉!

下午的活動預定三點開始,但我中午就到了場地所在的咖啡館。然後怎麼樣?就是觀察地形、找到設有插座的牆邊、裝上電腦,接著大肆的放鬆跟發呆。這一帶似乎是頗具知名度的藝術特區,好心路人看我閒閒沒事,就把iPhone裡的照片叫出來為我介紹這是隔壁倉庫正在展出的立體繪圖什麼什麼的,「就在旁邊啊可以去看看的!」路人熱情推薦。看到效果逼真的照片的我也覺得好像是滿精彩的啊,嘴巴上應允著嗯嗯嗯,內心確實也為這展覽的水準之高感到佩服,但屁股還是沾在椅子上,半吋也沒移動過。

也許搭夜車南下等於一晚沒睡真是累了也有影響吧,但這城市就是引不起我的好奇啊我也沒辦法。喔不,不能說是城市的問題,應該是我本來就是低好奇心的無聊人,真正無聊的是我才對。

時值用餐時間,一個女孩子拎著兩個外帶餐盒啪地坐下。

「這裡?」原本百無聊賴的我頓時眼睛一亮,「藝術特區裡的咖啡館?真的?」

買餐盒當然是因為肚子餓才買的嘛總不會是因為興趣是搜集各地排骨便當,果然女孩也沒浪費太多時間,很快便把餐盒打開並且就著紙盒大啖了起來──她一點兒也不在意這裡是文藝風格裝潢的咖啡館而且是藝術特區裡的文藝風格咖啡館喔!

「在咖啡館吃便當!真的在漂亮咖啡館裡吃便當耶好酷好酷好酷喔!」對於近在咫尺展期限定的裝置藝術興趣缺缺到懶得多看一眼,轉頭卻又為了隨處可見的便當感到興奮澎湃,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搞的?

不過好像這樣便當不在便當店吃卻到咖啡館吃便當的事,我不曉得十年以後會怎樣啦,「也許等我不論身心都鍛鍊成真正的歐巴桑之後將達成天不怕地不怕當然也不怕在咖啡館裡吃便當的境界?!」我還不太明白我是不是期待將有這麼一天?但至少我很確定現下的我是做不出來的。雖然我已經盡力略過人生的各種刻板印象,譬如文明人出遠門一定要搭的高鐵(太貴了窮人我捨不得)、一定要看的展覽(太懶惰走不動)、一定要懂的咖啡豆(太麻煩了在家我都喝隨便的即溶咖啡),但從我能為著在咖啡館吃便當的小事吃驚,顯然我還是活在只能在咖啡館裡只能喝咖啡的框框裡嘛,才不若我以為的真的活得那樣心隨意轉自由自在。

「有了文化(而且要能輸出),大家才會有一種高級的民族自豪感,當所有人都為自己擁有的財產、自己的文化財產感到自豪時,這個城市才是真正好的吧!」韓寒說。
 
我沒訪問那個女孩,其實我非常想瞭解她為什麼不覺得在咖啡館吃便當是不合時宜?何況除了小小一杯要價八十元的冰咖啡之外啥也沒吃的我也餓了呀但人生地不熟地真想知道便當哪裡買呀?啊,我的意思是由於我對於我的大驚失色感到太害羞了,畢竟她看起來是那麼理所當然那麼敢,結果我還是什麼都沒說,就是眼睜睜看她吃完午餐後走人。

雖然不是在咖啡館,但這天稍晚我還是吃到了便當喲。ㄟ...雖然是在火車上,雖然是鐵路便當。雖然在火車上吃鐵路便當似乎是再缺乏想像力不過的行為?好吧所以我也不懂為何我要承認,大概我真是個無聊人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