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食間

關於部落格
「覺得東西好吃是一件好事,就像是活著的一種證據一樣」
  • 107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承諾於無形。

然後我就跌倒到了地上。「就是說那些情不自禁的親啊抱啊為這個人激動莫名腎上腺素大爆發都不一定能算數耶搞成這樣竟然還不算是男女朋友不是交往中!」天啊那麼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能向世界宣佈這人是我的呢?
 
麻衣是莉子的室友,物以類聚吧,所以即使都會和名字叫做秀治的男孩子感情很好似的一塊兒手牽手散步到便利商店買東西了,她還是很嘴硬的不承認秀治是男友。「你跟我想像中的完美男友差得太遠了,沒安全感,也沒錢能養我一輩子。」是麻衣給秀治的說法。然而當好友莉子問起,「我們現在的關係很好,但我卻很怕成為正式戀人後的分分合合。」麻衣說出了心底話。
 
我想起日昨於談話節目看到的一段討論,心理醫生分析天王的女人願意隱身二十四年的心態:譬如大家可能都以為沒名沒份就著這個男人半輩子好像很委屈,「可是一張證書真的能證明什麼嗎?」是醫生的提醒,證書只能證實他是妳老公卻無法保證他的愛情都在妳這裡,但反過來說,正因為你不是我什麼人,我不使用任何看得見的東西綁住你,你是自由的,你明明可以是最自由的,你卻哪兒也不去就是只來我這裡。
 
「那不是愛嗎?」心理醫生說。掛念是因為掛念,全自願的掛念,而非責任或義務或因為法律規定你不可以跟別人在一起,「於是妳可以知道對方真是愛妳呀不是?」
 
聽到這兒好像我忽然懂了,某種程度上,譬如結婚譬如約定,有時不一定是愛的共識,倒比較像是未雨綢繆是要為一段關係設立保固吧,如果一直沒出問題當然很好,萬一出現狀況導致關係走不下去壞掉了,拿著這張紙至少還能讓當事人索賠有據。畢竟誰也無法保證傷心的不會是自己。
 
所以板凳球員秀治才會刻意把麻衣拉到籃球場邊,因為只是迷糊地處在一塊兒是不夠的,我知道我很喜歡妳但我更需要確認妳也付出了相同的感情(沒說的是,我這麼喜歡妳,但萬一不是我的誰的妳跑掉了那我怎麼辦啊,不安全感人皆有之不分男女)。「我還是想做你男朋友。」於是秀治要求。賭注是讓他投籃一次,投進就交往。

「進了──」不用說,好歹也是職業球員的秀治當然投進了這一球,然後兩個人就開心到拉手轉圈圈,因為其實早就形影不離的兩人這下子總算能夠名正言順地告訴別人他們真是在一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