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食間

關於部落格
「覺得東西好吃是一件好事,就像是活著的一種證據一樣」
  • 107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最重要的人。

一是在亂世浮生的戰前一九四一年六月。乍抵香港的英國人威爾‧楚思玳才剛剛在領事館宴會上結識身上同時流有上海富商與葡萄牙美女血液的混血兒梁楚蒂的隔天,社交圈內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名媛楚蒂小姐旋即主動打電話到辦公室邀請這位全然的陌生人到屬於她乾爹的俱樂部包廂觀看賽馬。「你來不來嘛?」楚蒂不耐地說。「好吧。」不知怎的威爾竟也就答應了。
 
然後是戰後恍若隔世的一九五二年九月。下著滂沱大雨的午后,到這時在香港居住已超過十年的威爾與新一代的香江新人克萊兒碰巧都躲進了同一家麵包店避雨。晚到的克萊兒被雨濕了一身。「妳一定很不舒服吧。如果想換上乾衣服,我家走點路就到。」威爾慷慨提議。然而在此之前,他倆也不過就是見過兩次面、簡單聊過幾句罷了。「我不想麻...」已婚的克萊兒怯懦地說。「一點都不麻煩,」但顯然這回早早搶到主導地位的人是威爾,「走吧。」他說。克萊兒於是毫無招架之力地跟了上去。
 
「被他的提議無助地扯著走。」小說這樣形容。
 
你也有過這樣的經驗嗎?世界為人所左右,只能被牽著走,或說,是只想被牽著走。
 
於是命途忽然轉彎,所有你連想都未曾想像過的事情,隨著遇見的這個人而降臨。
 
我正熱衷著的日劇《Buzzer Beat》第六集有一段是這樣的。地點是男女主角住家附近的露天籃球場。由山下智久所飾演的籃球員直輝,再次在這裡巧遇由北川景子所飾之小提琴家莉子。「今天能見到你,我很開心。上次也是(就是第五集尾聲,莉子一在電話裡聽見直輝的啜泣聲即慌張的連夜跑去籃球隊的集訓地探望令直輝大精失色神智不清於是抱住了她的那次)。我這樣...是不是過界了?」直輝說。已經轉身要走的莉子聽見了便回頭嘟嚷著「笨蛋,早就過界了!」接著還湊上前親了直輝一下。
 
「虧大了。」然後我想,「本集竟然全無極端必要的籃球員沐浴更衣養眼畫面,只有山下智久被吃豆腐的肢體接觸好多餘呀。」
 
喔不是啦,《Buzzer Beat》發展至此的重點其實是莉子好不容易終於確認了自己喜歡的人是打從故事之初就一直莫名有點在意的籃球員,而非積極追求自己的籃球教練。
 
所以以上故事揭露了什麼?好吧說揭露是誇張了點,但難道你不也同意,那些最扣人心弦的情感,一如前述例子,往往是在相遇之初已經決定?從來沒有所謂的日久生情。
 
「你知道我對你一見鍾情嗎?」這是為什麼後來又驕傲又玩世不恭的楚蒂會忽然好生認真地對威爾告白:「那天在卓思特家,我會注意到你,當然是因為你是新來的。後來你在鋼琴前坐下,彈了幾個音,可是彈得那麼好,一點都不做作,渾然不覺可能有人在聽。就在臨著花園的那個房間裡,只有你一人在場。我正要去化妝室,經過時恰巧碰見你在那裡。我立刻愛上你,所以故意把飲料往自己身上潑,好認識你。」
 
差別只是,有時你是聰穎的楚蒂,你當下就察覺了,而有時你是後知後覺的莉子,必須經過了很多事以後才忽然明白,其實,你早就找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