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食間

關於部落格
「覺得東西好吃是一件好事,就像是活著的一種證據一樣」
  • 107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尋找小確幸。

也許你知道也許你不知道,所謂「小確幸」的形容乃出自小說家村上春樹。若干年來,我想我至少已經在三十八篇來源不定的文字裡讀到過轉述或引用,或當成自己發明的逕自解釋起小確幸是什麼。
 
「可是村上到底是在哪本書上提及小確幸?」卻少見小確幸愛用者提到這個。
 
我非常確信曾經在村上的句子裡讀到過。又因為我不懂日文只能讀中文,換言之一定是在某本賴明珠譯本上讀到,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是何時何地?只粗略地有個印象應該不是太久之前。於是搬出發行日期較近的「朝日堂三書」,從《村上朝日堂》翻到續集,找不到,繼而翻起《終於悲哀的外國語》,也沒有。「難道是因為我這懶鬼不是逐字逐句地毯式搜索才錯漏了嗎?」意興闌珊地找了三四天卻依然空手而返,終於我放棄絕對要靠自己徒手翻出來的無聊堅持,改上網搜尋,然後只花了一秒就查到出處是《尋找漩渦貓的方法》,「哎呀無怪乎在朝日堂混半天混不出個名堂,」因為我根本一直鑽錯牛角尖嘛好笨。
 
「嗨,你還好嗎?沒事吧!剛看到新聞,好擔心你。」收到蘇珊傳來的問安簡訊,則是在八八災後第三天。
 
這事有點特別,是因為蘇珊與我的互動可說是極端的不頻繁呀,沒事並不會聯絡彼此。每逢年節是都會收到她的拜年祝賀啦,例如:「新」禧又來到、「年」年都美妙、「快」樂常微笑、「樂」在每一秒。呈現在手機的小螢幕上會剛好四排併列,於是第一排字直讀下來就了「新年快樂」。其實蘇珊會傳來的一定是好像這樣帶有設計感的、落落長的簡訊,也不能說是不用心了,可惜因為太明顯是罐頭,而且九成九是依電話簿名冊不分排名一律通殺的量販罐頭,我連一次也沒回覆過。除非是時效性要事,不回訊息對於待人冷淡的我而言非常平常,不是針對誰。
 
不過反過來說,正因為不是生活圈內的熟人,上一次談上話好像也是兩三年前,換言之真是好久以前了,不那麼相熟的她卻在這天想到了我,「新加坡朋友的訊息耶。」於是我告訴正好在旁邊的黛西妹:「風災消息好像在全世界都被大幅報導啊?」人生大部份時間都不待在同一個國家裡,是友善熱情的蘇珊與我始終只維持交情淡淡的主因。
 
「喔對呀國外的新聞都說這次大水淹過了四分之一個台灣。」黛西妹說。
 
隔天的新聞台有這麼一則新聞。「星期六開始有屍塊漂出來,」黝黑的中年人指著混濁湍急的小溪:「有大人也有小孩子的...」聽到這裡我哭了。我自認不是同情心氾濫的性格,竟也忍不住眼淚。「為什麼只是想求個人身平安也可以是這麼難?」小溪的上游是一度誤傳兩百戶超過六百人全遭到滅村的小林村。
 
「小確幸(雖然小,卻很確實的幸福)──」村上在《尋找漩渦貓的方法》第一一七頁這樣說。可是在這時候真的很難不想到,好像你我這般平安自由地活著,其實不早已經是無可替換的莫大的幸運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